或許您偶而會在報章雜誌看到,甚至您的親朋好友會很開心地告訴您,在練習某種氣功、瑜珈、游泳或食療之後,他們的氣喘不藥而癒。這些的確發生過,但是在醫學上,如果一個方式在100個人中只有寥寥幾個人有此功效,我們只能說這些人是幸運兒,我們無法確認這個方法是否真的有效。然而如果一個方式大部分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其功效,那麼這個方式才會被醫學界接受,證實其的確有其功效。2016年英國的氣喘治療指引,就白紙黑字的確認,菩提格醫師的減量呼吸的確可以有效治療氣喘,而瑜珈的呼吸則無法被證實有此功效。

我們長久以來一直都認為深呼吸是很好的呼吸方式,因為深呼吸可以讓我們吸入更多的氧氣。我對於調整呼吸來治療氣喘很感興趣是導因於當年SARS重創台灣時,有一位和平醫院的醫師染煞,當他出院時肺功能很差,後來他去台北大安森林公園勤練氣功,結果肺功能復原很棒。當時我有一個很單純的想法,如果練習深呼吸將肺活量增強到一倍,那麼當受到過敏原的刺激,支氣管徑縮小到一半時,那麼肺活量減半也就回復到原本最初的肺活量,這樣就不會有氣喘的症狀出現,這個想法一直到我接觸並學習菩提格醫師的減量呼吸後才徹底翻轉。為什麼呢?因為菩提格醫師減量呼吸在好幾篇(由不同的醫師在不同的國家、醫院所做的研究報告)醫學研究報告都同樣證實,可以有效改善氣喘的症狀與減少氣喘的發作,而氣功、瑜珈的深呼吸卻無法獲得相同的效果。

我最早接觸到菩提格醫師的減量呼吸是在查詢氣喘的相關醫學研究報告時,看到一篇醫學研究報告指出,菩提格醫師的減量呼吸可以有效的改善氣喘的症狀,患者可以大幅降低對藥物的使用,以一位資深專業醫師的本能,我立刻搜尋相關的醫學研究,結果找到好幾篇由不同醫師、在不同醫院所作的類似研究都有相同的結論,這就表示減量呼吸對於氣喘的確有其功效,這是一個非常令人興奮且震驚的發現,因為以現代醫學來說,氣喘雖然可以用藥物控制得很好,但是沒有人敢說氣喘可以根治或者可以擺脫藥物的治療。我接著在網路上搜尋相關的資訊,以及盡可能的購買相關的書籍(英文的著作)來進一步的了解及研究、學習,最後更直接參加菩提格醫師減量呼吸的訓練,最後更於2013年在加拿大接受菩提格減量呼吸訓練的講師訓練(我的老師是當時擔任菩提格講師學會理事長的Chris)。

菩提格醫師是一位俄國的醫師,他在1950年代觀察一些重症的患者時發現這些患者的呼吸都有一個相同的特徵,那就是呼吸很沉重且會發出聲音,他就思索如果以相反的方式呼吸會如何呢?因為菩提格醫師在就讀醫學院時就發現有高血壓,結果當他以輕柔緩慢的方式呼吸時,他的血壓竟然自動下降,一旦他恢復原本的呼吸習慣時,血壓又上升。後來他嚐試教導一些患者這種呼吸方式時,發現對於氣喘的改善幫助很大。菩提格減量呼吸一直到1990年左右才外傳到紐西蘭、澳洲,1995年左右傳到英國(歐洲),2000年左右傳到美國、加拿大。

由於減量呼吸對於氣喘的確很有幫助(不是只有少數幸運兒有幫助,而是大部分的氣喘患者都獲得改善),在英國引起很大的震撼,後來英國的一個研究機構為了想證實減量呼吸是確有其效或者只是江湖郎中的欺騙手法,特地自行主持一個研究,眼見為憑,它從英國幾間大型醫院找了幾位很嚴重的氣喘患者,直接觀察菩提格減量呼吸訓練對於氣喘患者的效應,結果證實菩提格減量呼吸確有令人驚訝的功效。其中一位氣喘患者原本嚴重到從床上走到門口短短一、二十公尺就氣喘吁吁,在接受並練習菩提格醫師的減量呼吸半年後,竟然可以去打高爾夫球,這是患者原本完全不敢奢望、想像的變化。這個英國在地的研究讓原本很多持懷疑態度的醫學專業人士不得不承認減量呼吸對於氣喘的防治的確有其功效。

坦白說,剛開始對於一個從小就被教導“深呼吸是對身體有益的呼吸”這個根深蒂固觀念的我是很難接受,尤其是對菩提格醫師的二氧化碳理論也不認同,但是相關的醫學研究報告以及很多氣喘患者的見證(很多氣喘患者後來甚至接受專業訓練之後轉而成為減量呼吸訓練的講師來推廣、幫助更多的人),我還是親身去學習、體驗菩提格減量呼吸,很快的就感覺到減量呼吸對於身體健康的確有很大的幫助,然後我從現代耳鼻喉專科醫師的角度,從呼吸生理學以及解剖學的角度,進一步來探討減量呼吸,透過親身學習與教學,終於慢慢體會了解為何減量呼吸會有如此大的威力,我也很樂意、期待能將減量呼吸的觀念推廣,以造福更多的人。